央行开撕 - 我们没开印钞机

本周,加拿大央行连霸推特热搜两三天,原来是它发布推特,回击了“魄力也无力(Pierre Poilievre)”关于央行开动印钞机造成恶性通货膨胀的指责。推文说,它在2020年疫情突然爆发之际采取的紧急救市行动中,并没有开动印钞机。购买政府债券的资金来源不是印出来的钞票,而是动用了银行结算系统中的结算余额。言外之意是,它当时没有增加货币投放,所以,“魄力也无力”的指责是没有事实依据的。为此,央行还组织了好几位专家专门写了一篇文章,深入浅出的解释了银行结算体系是如何运作的。

其实,自从被“魄力也无力”公开讥讽为“金融文盲”之后,央行明显加大了公关力度,为自己的政策做注解。大概在两周前,央行发推解释为什么涨息:”涨息有助于减少开支,从而降低通胀“。这个解释是有问题的,涨息的确会迫使民众缩减开支,但大部分的开支并不是你想缩减就能够缩减,例如房租、房贷利息。尤其是浮动利率的房贷利息,它不可能随着涨息而缩减,而只可能因为涨息而增加。考虑到房租或房贷开支在家庭总开支中占有很大的比重,涨息只会加重家庭负担。而靠减少开支(节衣缩食)来对抗通胀,对多数人来说都是难以承受之痛,而央行却给人一种轻描淡写的感觉。

回到本周这个澄清没有印钞的推文,同样存在类似的问题 - - - 尽可能回避问题的实质,实在不行也要避重就轻,感觉不到它有任何反思的诚意以及对决策失误的愧疚。是的,也许它真的没有开动印钞机。但是动用结算存余与开动印钞机在制造通货膨胀方面并没有本质的区别。诚如央行所说,结算存余的本质是超额准备金。因此,动用结算存余去购买政府债券,就相当于降低存款准备金率,简称“降准”,是中国央行放水时候的常规操作。开动印钞机是直接增加货币供给,而“降准”则是减少对商业银行资金的占用,使商业银行有更多的资金用于放贷,而放贷具有乘数效应,是一个信用扩张的过程,同样会增加经济中的货币流通量,这就是通货膨胀的直接原因。

央行的失误,其实不在于简单的增加经济中流通的货币,因为在当时的情况下,这样的举措是必须的。其失误主要有三点 ---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对货币增量的合理水平没有一个估算或估算的框架。而估算或估算框架的缺失又导致了两个问题:一是不可能对退出量化宽松做合理的规划;二是不能对公众预期进行管理和引导,以至于央行行长当初承诺低利率一直持续到2023年初成为一个笑话。